中博彩票一分快三

时间:2017-08-02 17:13    来源:霍邱县纪检监察网   作者:霍邱县纪委  
【字体: 】      打印

“假如当初我没有走向歧途,按照我夫妻俩的正常收入,我们家人足以过上体面的生活,全家就能团圆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不让他们担惊受怕,他们也不会孤立无助……”想到80多岁的老母亲和正在读初三的儿子,杨德春和众多落马贪官一样,发出了悔恨万般的“悲鸣”,面对调查人员的问话,几度泣不成声。

2016年11月7日,霍邱县孟集镇原党委书记杨德春因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其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曾经风光无限的“杨书记”,也因腐败堕落,自毁前程,为其政治生涯划上了一个永远无法描圆的“句号”。

忘却初心,“破纪”只在一念之间

纵观杨德春的违纪历程,其违纪行为最早可以追溯到2006年。当年杨德春从龙潭镇调入孟集镇任镇长,该镇农经站站长李某某为了与杨拉近关系,以搬家贺喜为名送杨0.2万元现金;初得“外财”,杨德春在忐忑不安中弱弱收下。然而,时间一久,杨德春发现原来是“虚惊一场”,而权力带来的“实惠”让其欲罢不能。此后的十年间,他如卸下制动而高速行驶的列车,一发不可收拾,多次以节假日、搬家等“由头”大肆敛财,违纪手段逐渐“丰富多彩”起来。调查发现,杨德春违反政治纪律,向组织提供虚假陈述,与他人订立攻守同盟,对抗组织审查;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接受服务对象吃请及礼品;违反组织纪律,公开为他人拉票助。晃シ戳嗉吐,多次接受他人礼品礼金并违规向辖区单位、个人推销茶叶;违反生活纪律,参与不健康娱乐活动;虚报“一事一议”工程项目,套取国家财政奖补资金用于镇机关干部职工奖金补贴及其他开支;变相处理生活招待费近30万元。别人怕的他不怕,别人不敢做的他照做不误,仅其违纪案件卷宗就达16卷3000页。

而最令人痛心的是,身为镇党委书记的杨德春,本应履行好党风廉政建设的主体责任,管好班子,带好队伍,管好自己,当好廉洁从政的表率,做到守土有责、守土负责、守土尽责,然而,利欲熏心的杨德春把这些统统抛之于脑后。2011年至2014年,在杨德春的授意下,孟集镇采取重复申报“一事一议”工程项目和虚增工程量的手段,套取财政奖补资金数百万元,设立“小金库”,用于发放镇村干部个人各项奖金补助等。作为“一把手”和“第一责任人”,杨德春不仅没有很好地担当其主体责任,反而带头违法乱纪,冲破党风廉政建设“防护墙”,严重失职渎职,成为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的“叛逆者”。

如猩嗜酒,“破法”犹如覆水难收

当官发财两条道,想当官就不要发财,想发财就不要当官,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但杨德春在当官的同时却做着发财梦,奢望名利“双丰收”,他对金钱的渴求如猩嗜酒般贪婪无度,把权利当成敛财的工具,在违纪违法的歧途上越走越远。

2008年初,孟集镇个体老板李某某因亲戚调动工作事,到杨德春办公室送杨1万元现金,杨在半推半就中收下,至此,他也彻底突破了法律的“红线”。为捞取更多钱财,杨德春将手中权力用足、用活、用到极致,千方百计插手工程项目、土地发包以及人事调整等,变着法子收钱敛财。2009年底,孟集镇种粮大户李某某为了降低湖滩地承包费、延长承包期限,到杨德春办公室送上一张5万元存折;2011年、2012年,孟集镇小车驾驶员孟某为感谢杨德春在其父孟某某承包工程项目中所提供的帮助,先后4次送给杨17万元现金、1万元购物卡,杨德春均欣然“笑纳”;2013年7月,孟集镇一名公务员被组织提拔后,杨德春多次向其讨要“喜酒”喝,无奈之下,这名公务员只好向杨送上0.5万元现金。正如杨德春所说,“人一旦有了欲望,就会产生捞钱的冲动,心理防线就会不堪一击,时间一长,就把收财收物当成习以为常”。经查,2008年至2014年期间,杨德春共收受有关单位和个人财物70余万元。

贪欲的闸门一旦打开,如洪水猛兽难以遏制。杨德春也从刚开始的羞羞答答、半遮半掩,演变为后来的理所当然和习以为常,他把收钱当成一种享受、一种成功的象征,从土特产到名烟名酒、从几千元到万元甚至十多万元,一概来者不拒,主动送的“照单全收”,不想送的“巧取豪夺”,“破法”后的覆水难收,让他变得麻木不仁,最终自食其果,落得个阶下囚的可悲下场。

以镇为“家”,单位账户成了“提款机”

古人云:“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欲望,是人类生存的本能,但如果欲望超越了法律的约束,就必然受到法律的制裁。杨德春走上基层领导岗位之后,追求和欲望发生了畸变,一改过去“土老帽”形象,穿的用的都换成了名牌,一件T恤、一双皮鞋动辄几千元,一件棉衣更是上万元,手机也是近万元的高级品牌。

双休日或节假日,杨德春常常会到六安、合肥的大商场“潇洒走一回”,面对琳琅满目、熠熠生辉的精美物品,他的享受欲望被一次次激发了出来,挥金如土成了他的又一“嗜好”,每次购物开支动辄上万元。久而久之,商场的营业员都亲切地喊其“杨总”。如此的高消费杨德春却不愿“掏腰包”,而是专门安排了两个“跟班”,镇小车驾驶员孟某和镇计生办副主任何某某,让他们二人陪同自己购物时先行结账垫付,然后再偷梁换柱,以烟酒、办公用品等名目开具发票在镇财政报销,并授意孟某、何某某在发票上签经手人,自己从不留下任何痕迹。有一次,孟某陪同杨德春到合肥某商场购物,因杨购物较多,孟某所带现金和银行卡余额不足,杨竟然让孟某家属往其银行卡打钱用于结账,自己却舍不得拿出一分钱。曾有同事多次提醒杨要注意影响,但均被杨德春当作耳旁风,依然我行我素,毫无收敛。纸里终究包不住火,杨德春的拙劣“伎俩”最终还是被彻底识破。经查,2009年至2013年,杨德春在镇财政累计报销25万余元的个人家庭消费品。“贪如火,不遏则燎原;欲如水,不遏则滔天”。2011年至2012年,杨德春还安排孟集镇有关人员为其购买摄像机、手表、金笔、金块等,合计近4万元。事后以虚列工程项目变相处理。

除此之外,杨德春平时日常开销,甚至自己喝喜酒随的“份子钱”、家人生病住院的医药费、侄子结婚所用的烟酒等开支都由镇财政买单,单位账户俨然成了杨德春个人的“提款机”。杨德春在悔过书中写道:“对自己要求不严,贪欲膨胀,追求享乐,既损害了国家,也坑害了自己。 ”

心存侥幸,最终深陷“牢笼”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句话对杨德春而言,可谓是一语中的。2012年,县纪委对杨德春有关问题线索进行初核,杨事先与相关人员通气,订立攻守同盟,提供虚假证据,对抗组织调查,这一次杨德春侥幸过关。然而杨并没有以此为警醒,从中吸取教训,反而暗自庆幸,洋洋自得,更加肆无忌惮,我行我素,甚至在党的十八大之后依然不收敛、不收手,直到身陷自己亲手编织的“笼子”里,才如梦初醒,一切侥幸和幻想也随之破灭。

杨德春在接受组织纪律审查期间说,他也曾想把不义之财退回去,却又侥幸地认为时间长了就没事了。可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杨就慌了神。 2016年初,纪检监察机关对孟集镇森林增长工程等存在的问题开展初核。杨担心事情败露,将2013年初收受苗木供应商余某某的现金退还余妻郑某,然而杨又耍了个“小聪明”,只退了余某某所送3万元中的1万元,并与郑某订立攻守同盟,对抗组织审查,企图旧计重施,蒙混过关。

2016年5月,县纪委对孟集镇桥塘村支部书记孟某某有关问题立案审查,并对其采取“两规”措施,杨德春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可能会败露,便通过各种关系打探案情,以达到逃避组织审查的目的,殊不知“反腐利剑已经出鞘”,这一次杨的目的没有达到。此后,杨便把工作抛在一边,将心思放在了应付调查上。孟被“两规”后不久,杨便在六安市中医院办理住院手续,然而所谓的住院也只是每天去医院报个到,随后就不见踪影,开展他的“地下活动”。孟被解除“两规”后,杨认为这次又“过关”了,便办理了出院手续。然而,杨德春的违纪违法已经到了“悬崖勒马收缰晚,船至江心补漏迟”的地步。最终,还是没能逃脱“打虎灭蝇”织就的天罗地网。

执纪者说:作为农家子弟,杨德春曾是发奋图强、跳出“农门”、并一步步走上领导岗位的励志典型。然而,仕途上的顺风顺水没有让他倍加感激和回报组织,却渐渐忘了初心,羡慕周围老板们穿名牌、坐豪车,于是收受他人贿赂,把“黑手”伸向公款,过起了“土皇帝”的生活。杨德春违法违纪案,为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提供了一个典型的“反面教材”,它警示我们,党员领导干部要牢固树立“权力是责任,职务越高,责任越大”的意识,有权绝不可任性。面对金钱和物质的诱惑,一定要筑牢思想防线,耐得住寂寞,守得住清贫,算好人生的“政治账、经济账、幸福账”,远离纪律与法律的“高压线”,走好人生每一步。

“无可奈何花落去。”正如杨德春在其悔过书中所言:“面对违纪事实,这一串串数字,一桩桩丑事,我悔恨交加,心如刀绞”。然而,一切都晚了,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技术支持:安徽子牙信息技术有限公司(http://www.yeecms.com/)